最新動態 News
熱門資訊 New
搜索   Search

新京報:別把國資委接觸互聯網巨頭想成公私合

發布時間:2019-08-06  來源:  作者:木木

  原標題:國資委對接“雙馬”就是搞“公私合營”?腦洞開得有點大

  央企和民企,是在平等前提下正正經經談合作。那些不失時機地制造對立者,并不靠譜。

  近日,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官微發布消息稱,近期國資委和互聯網企業親密接觸,先后會見馬云和馬化騰,鼓勵支持中央企業與互聯網企業深化務實合作,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創新。

  但是,這種正常的合作和混改,卻在網絡上被某些人歪曲為“公私合營”,引來“國資小新”略帶激動地回應:“這都是哪兒跟哪兒???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兒!”

  對于央企來說,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,是改善央企經營機制、激發企業活力和確保國有經濟保值增值的有益探索。有聯通的樣本在前,應該說已經形成了部分可推廣的經驗。

  從本質上來說,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公有制實現形式的多樣化。通過國企混改和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,使國有企業、民營企業、混合所有制企業共同構成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微觀基礎,共同支撐中國經濟發展。

  也就是說,國企混改本質上就是通過改革,使國有經濟和其他所有制經濟相互融合、共同發展和進步,使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一起做強做優做大,最終實現不同所有制企業、不同所有者代表之間的合作共贏。

  事實上,此次央企主動對接阿里、騰訊等民營互聯網企業,主要內容是探討以央企接入“互聯網+”的方式,探索混合所有制實現形式的又一種嘗試?!把肫?互聯網”不過是國企混改的新探索,是市場主體的合作共贏,不是所謂的“公私合營”。

  總的來說,當前我國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,總體上都還缺乏有絕對影響力的世界品牌,亟須進一步做大做強。與全球其他大企業相比,雖然以銷售額或營業收入這樣的數量指標來衡量,有些中國企業規模已經做得很大,但從效益指標來看,大多數中國企業則均低于平均水平,“大而不強”的特征明顯。如此次上榜中國企業的平均銷售收益率為5.3%,低于上榜企業平均水平的6.6%,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是9.9%,同樣低于平均水平的12.1%。

  在我國,國企和民企單純依靠自身力量發展或許都有很大局限性,而雙方又多有互補,合作共贏就成為必然選擇。

  因此,如果國企和民企能夠合作,在競爭中立的原則下,將能相互促進,相互發展。從目前來看,國企特別是央企中已有不少早已吸納了民營資本的加入,股權多元化結構業已形成。

  但客觀地說,在“互聯網+”方面,包括央企在內的國企大多數做得還不夠。生產經營方式陳舊、營銷模式單一、管理機制僵化等問題依然非常突出,這使得不少國企在互聯網經濟時代出現了明顯滯后。這也是此次央企主動尋求與互聯網龍頭企業合作的原因所在。

  需要強調的是,之所以會把央企與民營互聯網企業的合作說成了“公私合營”,排除惡意的成分外,還與社會上流傳的所謂“國進民退”思潮有關,說到底是把國企和民企放到了對立面上。但在當前市場和法治逐步完善的當下,這樣的觀點早就被現實一次次地“打了臉”。

  也就是說,那種把“央企+互聯網”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模式當成了“公私合營”的說法,純屬想歪跑偏。恰恰相反,此次央企主動向民營互聯網企業拋出合作的“橄欖枝”,應該是雙方合作共贏、共同發展的良好契機,是需要正確看待并充分肯定的混改探路。

  近日,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官微發布消息稱,近期國資委和互聯網企業親密接觸,先后會見馬云和馬化騰,鼓勵支持中央企業與互聯網企業深化務實合作,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創新。

  但是,這種正常的合作和混改,卻在網絡上被某些人歪曲為“公私合營”,引來“國資小新”略帶激動地回應:“這都是哪兒跟哪兒???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兒!”

  對于央企來說,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,是改善央企經營機制、激發企業活力和確保國有經濟保值增值的有益探索。有聯通的樣本在前,應該說已經形成了部分可推廣的經驗。

  從本質上來說,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公有制實現形式的多樣化。通過國企混改和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,使國有企業、民營企業、混合所有制企業共同構成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微觀基礎,共同支撐中國經濟發展。

  也就是說,國企混改本質上就是通過改革,使國有經濟和其他所有制經濟相互融合、共同發展和進步,使國有資本和民營資本一起做強做優做大,最終實現不同所有制企業、不同所有者代表之間的合作共贏。

  事實上,此次央企主動對接阿里、騰訊等民營互聯網企業,主要內容是探討以央企接入“互聯網+”的方式,探索混合所有制實現形式的又一種嘗試?!把肫?互聯網”不過是國企混改的新探索,是市場主體的合作共贏,不是所謂的“公私合營”。

  總的來說,當前我國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,總體上都還缺乏有絕對影響力的世界品牌,亟須進一步做大做強。與全球其他大企業相比,雖然以銷售額或營業收入這樣的數量指標來衡量,有些中國企業規模已經做得很大,但從效益指標來看,大多數中國企業則均低于平均水平,“大而不強”的特征明顯。如此次上榜中國企業的平均銷售收益率為5.3%,低于上榜企業平均水平的6.6%,平均凈資產收益率是9.9%,同樣低于平均水平的12.1%。

  在我國,國企和民企單純依靠自身力量發展或許都有很大局限性,而雙方又多有互補,合作共贏就成為必然選擇。

  因此,如果國企和民企能夠合作,在競爭中立的原則下,將能相互促進,相互發展。從目前來看,國企特別是央企中已有不少早已吸納了民營資本的加入,股權多元化結構業已形成。

  但客觀地說,在“互聯網+”方面,包括央企在內的國企大多數做得還不夠。生產經營方式陳舊、營銷模式單一、管理機制僵化等問題依然非常突出,這使得不少國企在互聯網經濟時代出現了明顯滯后。這也是此次央企主動尋求與互聯網龍頭企業合作的原因所在。

  需要強調的是,之所以會把央企與民營互聯網企業的合作說成了“公私合營”,排除惡意的成分外,還與社會上流傳的所謂“國進民退”思潮有關,說到底是把國企和民企放到了對立面上。但在當前市場和法治逐步完善的當下,這樣的觀點早就被現實一次次地“打了臉”。

  也就是說,那種把“央企+互聯網”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模式當成了“公私合營”的說法,純屬想歪跑偏。恰恰相反,此次央企主動向民營互聯網企業拋出合作的“橄欖枝”,應該是雙方合作共贏、共同發展的良好契機,是需要正確看待并充分肯定的混改探路。

責任編輯:余鵬飛

友情鏈接:
股票今日开盘